國民教育之爭是「一罐機緣」 .陳婉瑩

八月 14, 2012 at 09:34 | 張貼於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標籤: , ,
國民教育之爭帶來香港民間參與改革的契機。上海交大教授夏中義編的教材,亟具發性。

 


 

陳婉瑩,香港大學新聞教授、新聞與傳媒研究中心總監,曾在美國長期從事新聞工作,一九九八年來專注高等教育,推動資訊開放和教育發展。

 

如果說香港國民教育之爭打開了一罐蟲子(a can of worms),它也打開了一罐機緣(a can of opportunities),讓香港人審視自己被誤導的價值觀,也推動港人積極提出自己的「中國論述」,而不是被動的「取消派」。

國情教育課程引起家長群情洶湧,反映了香港中小學教育的深層問題,也帶來了全民參與、改革教育的契機。國民教育之爭牽動了香港人的神經,特區政府不可能與天下的父母為敵。政府笨拙施政,沒有道德權威,也講不出能取信大眾的道理,硬推的話,可能引致比二十三條更大的管治危機。

但另一方面,反對國民教育運動目前的挑戰不是能動員多少人上街,或爭取多少簽名,而是如何超越反對和批判,提出面對現實與將來的「中國論述」。

國情教育風波的導火線是《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教材》,這小冊子由香港教育局出錢,但編得太爛,內容偏頗,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也不敢為之護航。特首梁振英退而用《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指引》為擋箭牌,只是《指引》同樣問題百出,對所謂國民教育的內容簡單化為對國民身份的認同,脫離香港的現實,不會得到社會認同,注定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國民教育教學大綱》的基本理念是「國民教育以情為本」,鼓吹「國情、真情、情懷、情感」,所包含的概念層次太低,鼓吹對國家的「情懷」,就比大陸的開明人士落後太多。

上海交通大學教授夏中義在中國推動「大學人文課程」,帶領團隊編了一套三冊讀本:《人與自然》、《人與國家》、《人與世界》,二零零二年由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其中《人與國家》卷首語寫到教材的宗旨是要讓學生反思「你將如何面對故土百年滄桑,及其社會文化轉型,以期將自己塑造成迥異於卑微子民的『現代國民』」。

什麼叫合格的「國民」?《人與國家》的九章目錄勾畫了國民認知要求的脈絡:「讓記憶喚醒歷史」、「傳統與變革」、「重新點燃蒙火炬」、「革命反思錄」、「自由思想檔案」、「民主ABC」、「平等與公正」、「個人、社會、國家」、「什麼是知識分子」。在這些命題下,編者選進的中外作者有魯迅、陳獨秀、胡適、李銳,也有得到諾貝爾獎的印度經濟學家亞馬提亞·森等人,合共約一百篇文章。香港的中學何妨利用現成的材料,編個簡本給中學生?

《人與國家》的編者在導言中這樣解釋國民的精義:「及格的公民應該能夠走出專制主義造就的『順民』與『暴民』的傳統籠罩,清楚地認識個人與社會、個人與國家的關係,應該能夠清楚地意識到個人的價值與尊嚴,意識到個人不可侵犯的權利和應盡的義務。」

如果這是香港「國情教育」的宗旨,相信家長和公都不會反對。與之比較,香港的教材指引空泛膚淺偏頗,令人汗顏。

媒體越挖越深,發現香港推行國民教育早在十年前動,並非今年才開始。

《中國模式》手冊不過是把話題推向風口浪尖,反映出教育主事者思路的混亂不清:政府推行國民教育,卻在新高中課程中將中史降格為選修課程,讓香港新的一代,可以對中國歷史一竅不通。香港大學博物館總監曾對我說,到博物館參觀的中學生,有的連「唐宋元明清」的歷史常識都不懂。

其次,風波在媒體的追蹤報道下,暴露了香港教育的不平等:釐定教育政策的政府高官早就對教育制度投了不信任票,把子女在中學的時候就送到海外,或者選擇國際學校;有辦法的上英基學校,普羅大眾的子女才進地道的本地學校,要上國情教育課,這更使平民家長氣憤難平。

香港是一個自由社會,多元聲音、各種政治傾向的學校共存。辦學團體有權選擇教材,家長也有機會選擇學校。不同理念的團體,可以出版不同的教材,讓學校和家長選擇。

《中國模式》教材的問題出在其得到了政府資助,教育局有沒有資助其他國情教育教材的出版?還是只此一家?教育局是經過什麼的程序招標、評核?又如何挑選「當代中國研究所」設計教材?教材寫好後又經過什麼程序「收貨」?國民教育的經費是多少?如何分配?社會大有權要求教育局公開有關材料,保證公款使用公平、透明。

另一方面,公反對港府版的國情教育教材,特別是大媒體,也要避免輕易標籤化他人的想法或其他教材「紅色」。

我也反對雙重標準,譬如陳日君主教也發聲指責國民教育洗腦,諷刺的是天主教學校就是在主持大規模的洗腦工程,教授創造論,宣揚天主造人和天地萬物,和進化論唱對台戲。美國就規定公款支持的學校不得組織集體的宗教活動,但不限制個人信教自由。反觀香港,罕見社會質疑教會教育內容。

學生和家長組織起來參與校政,是改革教育制度的契機。參與中國改革是香港的宿命,香港和中國大陸是命運的共同體,寄望港人能超越對港版國民教育的反抗,進而建立對中國課程的共識。■

廣告

第92條與拉布無關

五月 18, 2012 at 11:25 | 張貼於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標籤: ,

第92條與拉布無關

為了配合政府的「剪布」行動,曾鈺成昨天在毫無任何預告下,破天荒引用《議事規則》第92條,扼殺議員的發言權。
《議事規則》第92條與這場拉布戰無直接關係。條例只列明,「對於本議事規則內未有作出規定的事宜,立法會所須遵循的方式及程序由立法會主席決定;如立法會主席認為適合,可參照其他立法機關的慣例及程序處理」。曾鈺成就是利用規則內賦予他的「特權」,粗暴叫停議員發言。這次是回歸後立法會主席首次引用此條文,曾鈺成稱不記得是否首次引用,但說應無先例。

梁振英說了雙非嬰不保證有居留權

四月 21, 2012 at 09:24 | 張貼於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標籤: ,

梁振英說了「雙非嬰不保證有居留權」,就沒有下文,既提不出有何萬全之策,又說不出有甚麼法律基礎,只說上任後就會處理,連附和這政策的周局長也摸不着頭 腦。如果真的可行,既符合法理,又可停止雙非,更能嬴得掌聲,現屆政府又不是笨蛋,不懂得一早自己來執行,還會留給你梁振英「攞彩」?
不看程序,不顧法理,政治考量,博取掌聲,先有結論,細節再由公務員來補鑊,看來,這就是梁振英樣板的施政風格。害怕也沒有用,梁振英時代已經來臨,各行各業自求多福好了。

吳志森

本 港 僱 員 每 月 工 資 中 位 數 是 12800 元

三月 22, 2012 at 19:43 | 張貼於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標籤: ,
 
統 計 處 公 布 去 年 五 至 六 月 本 港 僱 員 每 月 工 資 中 位 數 是 12800 元 , 每 小 時 工 資 中 位 數 是 52.4 元 , 每 月 工 資 較 2010 年 第 二 季 的 中 位 數 高 8.5% , 。

統 計 處 表 示 , 有 關 數 據 並 不 包 括 政 府 僱 員 、 《 最 低 工 資 條 例 》 所 豁 免 的 實 習 學 員 及 留 宿 家 庭 傭 工 等 。

大 體 而 言 , 教 育 程 度 較 低 、 從 事 較 低 技 術 職 業 及 低 薪 僱 員 , 包 括 零 售 、 飲 食 、 物 業 管 理 、 保 安 及 清 潔 服 務 等 行 業 的 僱 員 的 每 月 工 資 升 幅 尤 為 顯 著 。 

Building Kai Tak Airport after WWII 他們眼中的香港一九四九 .謝曉陽、朱一心

一月 7, 2010 at 18:54 | 張貼於history, Hong Kong | 發表留言
標籤: ,

朱文璞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ae&Path=4472350941/02ae3.cfm

朱文璞

四九南下國軍,來港入住調景嶺難民營,後衝出調景嶺赤手打拚。

六十年前我的名字並非朱文璞,我是來港後改名換姓的,至今我仍不想披露真名。我曾是南京中央大學學生,十六歲參加太湖抗日游擊戰,一九四二年又以學生身份參加中國遠征軍新三十八師,隨孫立人將軍抵達緬甸,後撤往印度蘭姆珈基地整訓。當年跟隨孫立人將軍的國軍,今天都已老去,我也住進護老院。

我於四六年本已退役,四八年又被徵召入反共青年救國軍,而後遭到解放軍全面的清剿,上海市政府原新四軍的有關領導念及太湖抗日游擊戰的情誼,遂替我們共五十人辦理赴港證件,我從一九四九年開始伺伏,等待機會,五零年隻身坐火車來港。

到港後跟隨戰友入住調景嶺營,在那裏雖然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隨處飄揚,但部隊的建制和番號已經完全混亂。為了生存自救,我不願依賴救濟,遂選擇離開調景嶺,雖然不懂廣東話,但在部隊學會駕駛,獲得香港啟德機場運輸沙石的泥頭車司機工作,開始在香港落地生根。(朱一心)■

Kai Tak Airport 1945

十二月 27, 2007 at 23:53 | 張貼於Hong Kong | 發表留言
標籤: , ,

http://www.hms-vengeance.co.uk/monabhk1.htm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Entries留言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