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愛麗絲夢遊中國到沃爾瑪史觀 .孫隆基

十二月 12, 2012 at 09:52 | 張貼於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標籤: , ,
從愛麗絲夢遊中國到沃爾瑪史觀 .孫隆基
隨著中國崛起,歐、美、日在世界經濟大餅佔份變小,「西方中心論」漸失市場。史學界開始重估世界近代化過程裏中國的關鍵角色,發現唐宋明清時中國領先西方,經濟運作最接近自由市場模式。

 


 

(編者按:作者孫隆基為著名歷史學家、香港人,著有《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等書。現任教於台灣嘉義縣國立中正大學。)

二零一零迪士尼版的《愛麗絲夢遊仙境》按時代需要,將原著「重新發明」:愛麗絲不是一個女童,而是逃婚少女,她從幻境歷險歸來後,勇敢地在眾人面前與安排婚姻下的未婚夫取消婚約,然後轉向那位化為泡影的未來家公,說:我不嫁給你兒子,讓我們當生意的夥伴吧!她成為老頭子旗下一名見習生,建議如今的市場在中國,並請纓前往,片尾是愛麗絲擔任公司代表,踏上前往中國的輪船。

愛麗絲還是比美國的沃爾瑪(Wal-Mart)——世界最大的零售商——晚了一步!沃爾瑪在一九九六年已打入中國超巨型的市場,並調動中國龐大無比的廉價勞力製造大眾消費的日用品。美國於二零零一年遭恐怖分子襲擊後,愛國主義劇漲,搖國旗插國旗變成時尚,國旗在沃爾瑪百貨公司是一桶一桶地擺在地上,我發現都是made in China,不無感慨地說:兩國一旦開戰,美國將怎麼辦?

從我的歷史本行觀察:西方最近二十年興起的全球史以及比較歷史學的最新動向倒是蠻能掌握時代脈搏的。比較歷史學早已存在,但它與後現代主義的「去中心化」以及後殖民主義的「西方中心論批判」匯流則屬晚近。在二戰以前,能挑戰西方之優勢者唯日本,但後者志在「脫亞入歐」,並無動搖西式進步軌跡的典範性。只有當歐、美、日本在世界經濟這塊大餅的分享片塊開始變小,同時——似乎很弔詭——在老牌的反帝意識形態馬列主義也過氣後,這個典範才真正動搖。

從維多利亞時代至二戰後,「西方中心論」乃世界史——尤其是近世史——的圭臬。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初,西方優越論表達為人種優良論,後漸以文化優秀論替代:西方世俗思維之優勝在於有啟蒙運動的理性主義、宗教信仰上的獨特性則是能滋長資本主義的新教倫理。至二戰以後,美國學術界將西方中心論改裝成現代化學說與經濟成長論:美國代表整個西方成為「現代化」國家的典範,非西方國家非歸入「傳統」、「前現代」,即正值現代化之痛楚;經濟成長論亦以美式消費社會為最後鵠的,其他社會不是未成長,就是正在「起飛」中。

中國史學囿於唯物史觀

這固然是資本主義的「現代化論」與「起飛論」,社會主義陣營不予焉。當越戰白熱、中國文革如火如荼時,林彪提「世界鄉村包圍世界城市」全球戰略,不可謂不左,但仍不啻肯定西方乃中心、中國與第三世界是邊緣。中國史學受唯物史觀枷銬之惡果,至今仍未擺脫將自身相當發達的傳統社會硬生生地「封建化(=中古化)」的陋見,非得把西方「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挺到歷史軌道最前列不可。

這也是為什麼較晚近的後現代主義「去中心論」必待馬克思主義史學偃旗息鼓,方能有所作為。在世界反帝浪潮高漲的一九七零年代,美國左翼史學的創新在提出「現代世界體系」之說: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將資本主義的發展史簡約為西方之攫取世界中心的地位、把非西方地區淪為外緣,並在兩者間製造中間地帶。但華勒斯坦遲至一九八九年方出版《現代的世界體系》(The Modern World-System)第三冊,已是明日黃花。

唯物史觀的基礎是經濟決定論,何謂先進、何謂落後,全視生產方式,毫無主觀餘地,在方法學上就與後現代、後結構、後殖民諸般當代顯學講究「詮釋策略」大異其趣。但唯物史觀其實仍是一種「詮釋策略」。與華勒斯坦同代、同路數的法蘭克(Andre Gunder Frank)不得不承認:相對西方來說、非西方世界客觀地處於「不發展」(undevelopment),但他說這個不發展正是被西方「發展」而成,蓋西方的全球資本主義體系有賴世界範圍的資本累積,實即帝國主義。待到一九九八年,他開始迎合「去西方中心論」潮流,發表了《白銀資本:重估全球經濟的亞洲時代》(ReOrient: Global Economy in the Asian Age),但在客觀上仍要求必須有一個中心,於是鴉片戰爭前的中國遂被他重新發明為「中心」。

這個「重新導向東方」之矯枉過正,在於把西方的經濟發展全說成是掠奪、西方的技術突破乃工業間諜行為,科學革命與工業革命被說成微不足道,只因為它們與西方沾上邊,而不理會它們乃普世之業。這位馬克思主義者亦步亦趨後現代後殖民主義,搞得不湯不水。他這部一九九八年著述之唯一貢獻在於指出:西方未「起飛」前,世界上大半的白銀都集中在中國。

明清累積世界過半白銀

明清的中國累積了世上過半的白銀乃當代「沃爾瑪史觀」的基石。在論及此之前,必須先交代另一個學術傳承——比較歷史學——的系譜。民國初年,內藤湖南的「宋代乃世界近代化之早春」命題已被介紹至中國。但內藤志不在去西方中心論,而正是用西式「時代」觀淘汰中國的朝代觀,並診斷現代中國已過了早春,乃遲暮的古典文化(如雅典),東亞雄飛猛進之業當留給壯年(如羅馬)的日本。他雖為日本大東亞主義鼓手,其「宋代乃世界近代化之早春」說仍有賣點,它是「唐宋變革論」的老祖宗。

「唐宋變革論」透過澳洲的中國史學家伊懋可(Mark Elvin)一九七三的《中國的歷史格局》(The Pattern of the Chinese Past)闖入歐美全球史視野,導致美國全球史家麥克尼爾(William McNeill)自我修正。麥氏在一九六三的《西方的興起》裏把世界史分三段:中東支配時代、歐亞文化平衡、西方興起時代。其本意與斯賓格勒的《西方的沒落》打對台,卻不料變成旗幟鮮明的西方中心史觀。麥克尼爾在一九八二年《逐富競強》(The Pursuit of Power)中修正陳說,將宋代升格為第三期之序曲,近代化由宋代開了頭,後面的路則由西方走下去。

八方風雨會中州:全球史、比較歷史學、後現代史學、甚至改弦的馬克思主義都合力重估世界近代化過程裏中國之關鍵性。美國的中國史學界自不能置身事外,較早時,已有對費正清戰後初期的「挑戰與反應」模式之揚棄、力圖替中國找回自主性,但此意圖反而把中國史置於世界史之外。能把對中國的重估與全球史掛是晚近的事。

洛杉磯加州大學歷史系教授王國斌在一九九七年發表的《轉變的中國:歷史變遷與歐洲經驗的局限》(China Transformed: Historical Change and the Limits of European Experience)中仍只能比較中國與西歐兩地,但他已警覺:以明清的江南地區與歐洲的英法荷比地帶作比較,才恰當。他亦分判了亞當‧斯密式自由市場、商業資本、工業資本三個層次。在第一層次上,十八世紀末的江南與西歐先進帶幾無差別,真正的「分流」始自西方發動煤和蒸汽的能源革命,其所以能為之,必先超越斯密式自由市場,走向商業資本之集中,迨至工業資本,則由集中淪為壟斷。與此相反,斯密式自由市場乃互通有無、讓大家都有一口飯吃,其理想形態最符合明清時代的中國:市場在中國是在政府指引下發揮「平準」與「均輸」功能、以豐補匱、以盈填缺、防止地域間與貧富間過度分化。市場在西方的操作卻導致城鄉對立、農村破產、鄉下人被驅入工廠、階級矛盾激化,中國政府「教」與「養」的功能歐洲人則留給教會擔當。中國政府的功能是防止社會過度分化、民間資本無法集中,政府對田賦又能全面支配、無需與地方勢力討價還價,中國抗租抗稅運動遂無走上納稅人爭取代議制的道路,更無資產階級奪權這回事。

王國斌中西何時「分流」的命題,在彭慕蘭(Kenneth Pomeranz)二零零零年的《大分流﹕中國、歐洲,和現代世界經濟的形成》(The Great Divergence: China, Europe,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 Economy)中獲進一步發揮。彭氏乃兼具全球史視野的中國史家,但此處只能將他的基本論點簡化:如無中國之存在,西方之「起飛」幾無可能。在近代初期,西方征服海洋、用殖民、消滅土著與販奴締造大西洋經濟圈,但要打入一貫先進的印度洋與遠東等古老經濟中心,則欠缺一張入門券,美洲的銀礦適時提供了票價。美洲銀流固然將地球上白銀流通量翻了不知多少倍,但如不存在能吸納之容體,亦無濟於事。君不見白銀先經西班牙人之手,封建制的西班牙虛不受補、反被其淹死!幸好宋代以來的中國已發展成一塊超巨型大海綿:中國較西方離封建制更遠,市場活動不受基爾特(Guild,行會)約束,生產過程也不集中,其小環節都得通過市場相扣(這符合讓大家都有一口飯吃的原理),唯物史觀使我們誤信中國是「封建的」自然經濟,其實明清的中國乃最接近阿當‧斯密的理想,這個龐然大經濟體再加上政府稅制轉趨銀兩化,需要的是天文數字的通貨,使中國恆存一股白銀飢渴,西方無商品可以賣給中國,卻極需要中國的絲、瓷器和茶,唯有付現。正是中國這塊大海綿臌脹了西方的貿易額,在其經濟起飛期幫助後者累積巨額商業資本。

英國借印度市場起飛

《大分流》面世後,「全球一盤棋」的歷史視野蔚為風尚。二零零八年約翰‧達爾文(John Darwin)的《帖木兒之後:從一四零零至二零零零的全球帝國之興衰》(After Tamerlane: The Rise and Fall of Global Empires, 1400-2000)用印度扮演中國的角色,指出英國經濟起飛是由於宰制了印度(尤其是孟加拉)龐大的紡織業,使它成為全球最大的民生用品供應商,累積了巨額商業資本,並對本國的紡織業製造了競爭壓力,迫使它走上大規模機械化生產,在本國工業資本抬頭後,英國又倒過頭來把印度去工業化,使印度淪為英國機器製造品的市場。

西方中心論並無應聲而到。一九九二年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乃最不害臊的西方中心論。近來(二零零九)因為有人寫了《當中國統治世界》(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一類言過其實的暢銷書,激發伊恩‧摩里斯(Ian Morris)於二零一零年發表《為何西方目前仍在統治》(Why the West Rules—For Now)。他認為自己在西方中心論與王國斌、彭慕蘭等「加州學派」兩極之間走出一條第三路線:西方目前之優勢並非先天或長期以來已鎖定,但亦非如「加州學派」所說乃短期僥倖所致。他仿照聯合國公布的國家發展指數,列出測量發展的四大標準:(一)都市化;(二)耗熱量;(三)資訊技術;(四)作戰能力,以圖表上的線條升降勾畫出過去五千年東西方你追我趕的軌跡,顯示西方超前的頻率較高,只有從宋代至明代,西方線條明顯地呈現下沉凹弧,降到了中國線條之下——也就是「加州學派」認為西方藉中國存在這個偶因翻騰了上去的時段。如果摩里斯是西方中心論的最新版,那是比福山高明多了。但進入新千年後,圖表上東西兩條線幾乎已貼在一起,因此誰先誰後,更無鎖定可言,對人類的未來已變得無關宏旨。蓋摩里斯的思維亦包含了另一類史學新潮流——環境史觀,例如戴蒙(Jared Diamond)在二零零五年發表的《大崩壞》(Collapse: How Societies Choose to Fail or Succeed)。在過去五千年的東西競跑中,雙方都曾碰到了天花板而導致倒退,因此已經是歷經劫數,待至二十一世紀中期,東西雙方都將碰到一個全球發展的天花板,如過得了關將會是一片新天地,不然則是「夜幕降臨」(Nightfall)。

但摩里斯認為進入新千年後圖表上東西兩條線已經緊貼,實在仍不免在溢美中國。他的論據是中國目前已成為美國最大的債權國,借錢給美國購買中國的廉價商品、讓美國保有目前的生活方式,兩者已變成一個合體怪物:Chimerica。但在(一)都市化;(二)耗熱量;(三)資訊技術;(四)作戰能力這四方面,中國的上升線難道真的緊貼著美國的嗎?

最後不無感慨:今日中國史學界固然鬆了綁,但像放了腳的小腳,仍不考慮中國近千年的經濟成長發生在西方之先,頂多希冀自身資本主義「萌芽」與西方的「起飛」共時,亦即在嘉靖與萬曆之際。令人苦笑的是:這個妄自菲薄的偽命題還是建築在一個「反帝」意識形態之上的哩!面臨目前全球化歷史觀的新潮流,中國難道還要充當西方中心論的最後堅堡不成!■

世界經濟的新現實? .許知遠

二月 11, 2009 at 19:53 | 張貼於China | 發表留言
標籤: ,

世界經濟的新現實? .許知遠
在推崇自由市場的世界經濟論壇上,今年最自信的是代表國家主義的中國和俄羅斯。

許知遠,二零零零年畢業於北京大學,現為《生活》雜誌的聯合出版人,也是《金融時報》中文網的專欄作家。他最近的一本書是《中國紀事》。

對於此刻世界的情緒,沒人比霍華德·戴維斯的描述更為傳神。這位倫敦經濟學院院長在一月底的達沃斯寫道:「以各種方式衡量,這都是陰鬱的一天。瑞士以對細節關注馳名,如今它也提供了天氣以對應此刻的情緒。太陽曾一、兩次試圖探出頭來,但還是迅速的消失了。視野中沒有一點綠色。」

從慕尼黑返回北京的飛機上,我在《金融時報》上讀到這篇短文。這一天的報紙以大篇幅報道正在達沃斯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自一九七零年代以來,這個瑞士小城在每年冬季就成了全球商業、政治與媒體精英們的私人聚會場所。伴隨著全球經濟在過去二十年裏的高速增長,技術革命不斷創新,市場力量的增強,它日益變成全球的焦點。

它不僅在短期內聚集著大量的金錢、權力與名聲,更重要的是,它還代表了一種似乎必將戰勝一切的價值觀——私人企業與自由市場的興起,國界、民族與傳統政治力量的失效。所以,金融家、商人們才是聚會的主角,會議充滿了自我慶祝的氣氛。剛剛去世的政治學者塞繆爾·亨廷頓還創造了「達沃斯人」一詞來形容他們,與他們自認的「世界主義」不同,亨廷頓卻相信他們是「無根的」,也必然是脆弱的。

塞繆爾·亨廷頓的預言成了現實。「謙卑的達沃斯人」,在同一天的《金融時報》上,另一位作家約翰·加普爾寫道。往年會議的歡慶氣氛早已消失,商業精英們大批到場,彷彿是一場相互慰藉、取暖之旅,並順便清點,哪些昔日的朋友已再不能到場。

在本年的會議中,最引人矚目的發言者是普京和溫家寶。這真是曼妙的諷刺,與達沃斯一直致力於推動的自由市場和私人企業精神相反,這兩位正是國家主義興起的代表。和西方世界普遍的陰鬱情緒不同,這兩位表現出了與泷不同的信心,並批評了美國的經濟政策。

沒人能說清,這只是暫時的現象,還是歷史力量的深刻轉移?在一九七零年代末期,美國曾陷於衰落的浪潮中,而蘇聯則顯得咄咄逼人,石油危機給予它一大筆意外的資金,即使最堅定的反共主義者,也不敢想像蘇聯帝國在十年後就陷入了崩潰。在一九八零年代,日本的經濟奇蹟曾震驚世界,「日本第一」的口號四處流傳,誰想好景不長,到了一九九零年就泡沫破裂……

而此刻呢?俄羅斯在過去十年中同樣是依靠能源,而得以迅速擴充國庫,並以此作為武器來重獲力量;而中國此刻的信心,多少緣於其金融市場的封閉性,並且因為金融系統的不發達,導致衝擊的滯後性,其政治高壓所帶來的低廉的社會成本。在某種程度上,這兩個國家內部的混亂、低效與殘酷,都被表面的強大掩飾了。

但這種強大注定是暫時的。三位經濟學家威廉·鮑莫爾、羅伯特·利坦與卡爾·施拉姆在廣泛研究了世界經濟之後,將資本主義劃分為四種:國家導向型;寡頭型;大企業型;企業家型。很顯然,俄羅斯是第一種與第二種的混合,而中國的情況或許更為複雜,它的第四種特色也很鮮明——小企業的創造力是推動這個國家物質增長主要動力,只不過它的成功,經常被第一和第二種吞噬。

這三位經濟學家發現,在短期內,第一種與第二種資本主義,都可能獲得迅速增長,但是長期看來,它們總要被自己的弱點所摧毀,因為這兩者必然是壓制創新、導致腐敗的。

此刻,過去的三十年來,以華爾街為代表的放任資本主義的弱點已暴露無疑,是到了一個該重新調整的時刻。但俄羅斯與中國,卻顯然並不能提供新的調整方向。這兩個國家內部蘊涵的巨大問題,將隨著全球經濟危機的進一步惡化,而最終暴露出來。到時候,他們在此刻表現出的信心,則多少會像是二零零八年初仍志得意滿的銀行家一樣,立刻隨風飄散。 ■

Edmund.z.xu@gmail.com

內地上月進出口齊急跌

二月 11, 2009 at 12:32 | 張貼於Economy | 發表留言
標籤: ,

內地外貿急速萎縮,上月出口急跌百分之十七點五,遠差過前次的跌百分之二點八,是連續第三個月減少,亦顯著差過市場預期。 至於上月的入口量,就顯著減少四成三,貿易盈餘為391億美元。 有經濟分析員指,全球經濟衰退,減少對進口貨的需求,亦影響中國過去靠出口拉動經濟高速增長的模式,將會改變。

China jails activist for ‘subversion’ 胡佳被判囚

四月 3, 2008 at 23:21 | 張貼於China | 發表留言
標籤: , , ,

China faced international condemnation on a new front yesterday after jailing its most prominent young human rights activist for three-and-a-half years.

Hu Jia, 34, was sentenced for inciting subversion after a one-day trial in which he was accused of criticising the ruling Communist Party.

Human rights groups say the party was determined to deal with Mr Hu in advance of the Beijing Olympics because of his ability to bring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to a range of sensitive causes. The court said that Mr Hu had received a lenient sentence because he had “confessed", but the EU and the US both immediately condemned the trial."In this Olympic year, we urge China to seize the opportunity to put its best face forward and take steps to improve its record on human rights and religious freedom," said a statement from the US embassy in Beijing.

Mr Hu first became active politically on environmental issues, a relatively safe area.

But he came to the attention of police when he began to campaign for the rights of people with HIV-Aids, and to expose its spread in China, which was covered up for several years.

【明報專訊】中國進入奧運年,奧運聖火在全球傳遞之時,胡佳卻被判囚,美國駐華使館發言人昨日稱判決是一個「錯誤」,歐盟呼籲立即釋放胡佳。之前因向中國當局提供證據,而導致異見人士師濤入獄的雅虎公司,則於前日成立基金,幫助中國的「網絡異見人士」。雅虎補鑊 基金助異見人士

美國駐華使館發言人史提芬遜稱對判決感到「沮喪」,表示已經要求中國政府改善人權及宗教自由。在京的歐盟發言人芬格里頓亦要求「立即釋放胡佳」,認為胡佳根本不應被拘捕,他說, 中國聲稱要遵守聯合國的《公民政治權利公約》,胡佳只是和平表達意見卻遭起訴,有違公約精神。

此外,雅虎公司已成立「人權基金」,幫助因在互聯網上表達異見而入獄的人士,提供堂費及家人生活補助。據悉,該基金是去年11月時,雅虎總裁楊致遠對在師濤案中提供證據認錯後成立的。

China’s looming Olympics disaster

三月 19, 2008 at 13:11 | 張貼於China | 發表留言
標籤: ,

By Jim JubakOn March 10, Haile Gebrselassie, the world record holder in the marathon, ruled out competing in the race at August’s Beijing Olympics. The city’s notoriously bad air pollution posed a threat to his health over the 26.2-mile course, the Ethiopian runner said.

It says a lot about the disaster that’s unfolding for the Beijing games that the withdrawal of an Olympic favorite caused hardly a ripple. And why should it when bigger stories are brewing? It’s possible that:

  • A forced shutdown of Beijing’s factories and power plants during the games will throw China into an economic downturn.
  • Diversion of safe food to the Olympic Village will cause food riots elsewhere in China.
  • The transfer of 80 billion gallons of water — equal to the annual water consumption of Tucson, Ariz., a city of 535,000 — from Shaanxi and other provinces in northwestern China will shut down factories and agriculture in the region.

Yes, the Beijing Olympics, which were supposed to showcase China to the world, are still likely to provide exactly the kind of prestige-building extravaganza that the country’s leaders had hoped for. But domestically, the games are quickly turning into an economic and political disaster. Once upon a time — maybe six months ago — investors (including yours truly) looked on the Olympics as a guarantee that China’s stock market and economy would keep chugging along through the summer. “Safe until August" was the mantra.

Now, it increasingly looks like the games themselves could be the catalyst for a significant downturn in China’s stock market and economy.

Steps haven’t been enough

Observers already knew that China was serious about cutting air pollution in Beijing and that, if necessary, the government would shut down factories and power plants. Pollution had been one of the reasons China lost its 1993 bid to host the 2000 Olympics, and this time around, the country promised 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that it would clean up Beijing’s act before the games.Officials converted coal-fired furnaces to natural gas. Factories have been relocated to the suburbs. Millions of trees have been planted to break the winds that blow dust in from the plains north and west of the city. Older taxis have been replaced with 80,000 newer models that produce less pollution. Heavy trucks are permitted to enter the city only at night. The city expanded its subway system and built a rail line to connect the airport to downtown.

06年至07年GDP变化情况

一月 25, 2008 at 23:49 | 張貼於China, Economy | 發表留言
標籤: ,

06年至07年GDP变化情况

时间

GDP绝对额

GDP比上年同期增长

(亿元)

(%)
07年四季度 234259 11.2%
07年三季度
166043
11.5
07年二季度 106768 11.9
07年一季度 50287 11.1
06年四季度 210665 11
06年三季度 141477 10.7
06年二季度 91443 10.9
06年一季度 43390 10.3

2007年国民经济平稳快速发展

一月 24, 2008 at 14:36 | 張貼於China, Economy | 發表留言
標籤: ,

2007年国民经济平稳快速发展

2008124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局长 谢伏瞻

  2007年,国民经济保持平稳快速发展,呈现出增长较快、结构优化、效益提高、民生改善的良好运行态势。

  初步核算,全年国内生产总值246619亿元,比上年增长11.4%,加快0.3个百分点,连续五年增速达到或超过10%。分季度看,一季度增长11.1%,二季度增长11.9%,三季度增长11.5%,四季度增长11.2%。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28910亿元,增长3.7%,回落1.3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增加值121381亿元,增长13.4%,加快0.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加值96328亿元,增长11.4%,加快0.6个百分点。

  1、农业生产继续稳定发展,粮食再获丰收。全年粮食总产量达到50150万吨,比上年增产350万吨,增长0.7%,成为历史上第4个高产年,这是1985年以来我国粮食生产首次实现连续4年增产。其中,夏粮产量11534万吨,比上年增长1.3%;早稻3196万吨,与上年基本持平;秋粮35420万吨,比上年增长0.6%

  2、工业生产增长加快,企业效益提高。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18.5%12月份增长17.4%),加快1.9个百分点。其中,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增长13.8%;集体企业增长11.5%;股份制企业增长20.6%;外商及港澳台投资企业增长17.5%。重工业增长19.6%,轻工业增长16.3%。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销率达到98.1%

  1-11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利润2295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6.7%,增幅同比上升6.0个百分点。39个工业行业全部实现盈利。其中,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增长68.7%,专用设备制造业增长61.4%,化工行业增长51.5%,煤炭行业增长49.1%,钢铁行业增长47.2%,电力行业增长39.0%

  3、固定资产投资快速增长,房地产开发投资明显加快。全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137239亿元,比上年增长24.8%,加快0.9个百分点。其中,城镇固定资产投资117414亿元,增长25.8%,加快1.5个百分点(12月份16809亿元,增长19.6%);农村固定资产投资19825亿元,增长19.2%。在城镇投资中,分产业看,第一产业投资1466亿元,比上年增长31.1%;第二产业51020亿元,增长29.0%;第三产业64928亿元,增长23.2%。分地区看,东部地区投资比上年增长21.0%,中部地区增长34.0%,西部地区增长28.2%。全年房地产开发投资25280亿元,比上年增长30.2%,加快8.4个百分点。

  4、市场销售增长较快,增速呈现逐步提高的态势。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89210亿元,比上年增长16.8%,提高3.1个百分点(12月份9015亿元,增长20.2%)。分城乡看,城市消费品零售额60411亿元,增长17.2%,加快2.9个百分点;县及县以下消费品零售额28799亿元,增长15.8%,加快3.2个百分点。分行业看,批发和零售业增长16.7%,住宿和餐饮业增长19.4%。限额以上批发和零售业大类商品零售中,石油及制品类、汽车类、建筑及装潢材料类、家具类、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类、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化妆品类、体育娱乐用品类均增长20%以上。

  5、消费价格上涨较快,房屋销售价格上涨较多。全年居民消费价格上涨4.8%,涨幅比上年提高3.3个百分点(12月上涨6.5%),其中,城市上涨4.5%,农村上涨5.4%。食品、居住价格上涨是拉动价格总水平上涨的主要原因。分类别看,食品价格上涨12.3%,拉动价格总水平上涨4.0个百分点;居住价格上涨4.5%,拉动价格总水平上涨0.6个百分点。在食品价格中,粮食上涨6.3%,肉禽及其制品上涨31.7%,蛋上涨21.8%。其余商品价格有涨有落。全年商品零售价格上涨3.8%12月份上涨5.6%)。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上涨4.4%12月份上涨8.1%)。工业品出厂价格上涨3.1%12月上涨5.4%)。全年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比上年上涨7.6%,涨幅比上年提高2.1个百分点。

  6、对外贸易快速增长,外商直接投资继续增长。全年进出口总额21738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3.5%,回落0.3个百分点。其中,出口12180亿美元,增长25.7%,回落1.5个百分点;进口9558亿美元,增长20.8%,加快0.8个百分点。进出口相抵,贸易顺差2622亿美元,比上年增加847亿美元。全年实际使用非金融机构外商直接投资748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3.6%。年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达到1.53万亿美元,比上年增长43.3%

  7、居民收入快速增长,就业增加较多。全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786元,比上年增长17.2%,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2.2%,加快1.8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4140元,比上年增长15.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9.5%,加快2.1个百分点。年末居民储蓄存款余额172534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0967亿元。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204万人,比上年多增加20万人;年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0%,比上年末回落0.1个百分点。

  8、货币供应量增长较快,贷款增加较多。12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40.3万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6.7%,回落0.2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15.3万亿元,增长21.0%,加快3.5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30334亿元,增长12.1%,回落0.6个百分点。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比年初增加36323亿元,比上年多增4482亿元。各项存款比年初增加53878亿元,比上年多增4599亿元。全年投放现金3262亿元,比上年多投放221亿元。

   当前我国经济运行中的主要问题是,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的风险依然存在,价格上涨压力加大,结构性矛盾仍较突出,经济发展方式比较粗放,体制机制不够 健全等。新的一年,要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大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战略部署和总体要求,按照控总量、稳物价、调结构、促平衡的指导思想,实施稳健的 财政政策和从紧的货币政策,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着力促进结构调整,加快推进改革开放,力争实现国民经济又好又快发展。

2007 国内生产总值情况一览

一月 23, 2008 at 12:16 | 張貼於China, Economy | 發表留言
標籤: , ,
国内生产总值

 

GDP绝对额
(亿元)

GDP比上年同期增长(%)

07年第三季度

166043

11.5

07年第二季度

106768

11.9

07年第一季度

50287

11.1

06年第四季度

210665

11.0

06年第三季度

141477

10.7

06年第二季度

91443

10.9

06年第一季度

43390

10.3

05年第四季度

182321

9.9

05年第三季度

106275

9.4

05年第二季度

67422

9.5

05年第一季度

31319

9.4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网站 制表:金融界网站数据中心)

Monthly foreign trade of China 2005-07

一月 13, 2008 at 10:22 | 張貼於China, Economy | 發表留言
標籤: ,


宏观经济景气指数预警信号图(2007年11月)

一月 2, 2008 at 04:24 | 張貼於China, Economy | 發表留言
標籤: ,

Chinese Gov considers the chinese economy is slightly hot. More cooling action is on the way. So stay away from the stock market.

http://www.stats.gov.cn/tjsj/jdsj/hgjjjqzs/t20071228_402455281.htm

後一頁 »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Entries留言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