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說了雙非嬰不保證有居留權

四月 21, 2012 at 09:24 | 張貼於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標籤: ,

梁振英說了「雙非嬰不保證有居留權」,就沒有下文,既提不出有何萬全之策,又說不出有甚麼法律基礎,只說上任後就會處理,連附和這政策的周局長也摸不着頭 腦。如果真的可行,既符合法理,又可停止雙非,更能嬴得掌聲,現屆政府又不是笨蛋,不懂得一早自己來執行,還會留給你梁振英「攞彩」?
不看程序,不顧法理,政治考量,博取掌聲,先有結論,細節再由公務員來補鑊,看來,這就是梁振英樣板的施政風格。害怕也沒有用,梁振英時代已經來臨,各行各業自求多福好了。

吳志森

2 月 中 國 淨 增 持 美 國 國 債

四月 17, 2012 at 10:28 | 張貼於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美 國 財 政 部 的 數 據 顯 示 , 2 月 中 國 淨 增 持 美 國 國 債 127 億 美 元 , 至 1.179 萬 億 美 元 , 是 連 續 第 2 個 淨 增 持 , 1 月 淨 增 持 143 億 美 元 , 中 國 仍 是 美 國 最 大 債 權 國 。

另 外 , 日 本 2 月 美 國 國 債 持 有 量 達 創 紀 錄 的 1.096 萬 億 美 元 , 較 1 月 的 1.083 萬 億 美 元 增 加 131 億 美 元 , 是 美 國 國 債 第 二 大 持 有 國 。

匯 豐 公 布 本 月 中 國 製 造 業 採 購 經 理 (PMI) 預 覽 指 數 由 上 月 份 終 值 49.6 降 至 48.1

三月 22, 2012 at 19:51 | 張貼於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標籤: ,

匯 豐 公 布 本 月 中 國 製 造 業 採 購 經 理 (PMI) 預 覽 指 數 由 上 月 份 終 值 49.6 降 至 48.1 , 是 4 個 月 以 來 最 低 , 亦 是 連 續 第 5 個 月 低 於 增 長 收 縮 分 界 線 50 的 水 平 , 反 映 中 國 製 造 業 活 動 仍 然 收 縮 。

分 項 數 據 方 面 , 上 月 產 出 及 就 業 指 數 再 度 跌 穿 50 水 平 , 產 出 指 數 初 值 跌 至 47.9 , 是 兩 個 月 以 來 最 低 ; 就 業 指 數 更 創 3 年 來 最 低 。 另 外 , 新 訂 單 指 數 亦 明 顯 下 跌 。

匯 豐 銀 行 中 國 區 首 席 經 濟 學 家 屈 宏 斌 指 , 內 需 前 景 未 見 改 觀 , 出 口 訂 單 下 跌 , 加 上 內 需 放 緩 , 中 國 製 造 業 動 力 將 進 一 步 減 弱 , 認 為 應 加 大 政 策 寬 鬆 力 度 以 穩 定 增 長 。 

本 港 僱 員 每 月 工 資 中 位 數 是 12800 元

三月 22, 2012 at 19:43 | 張貼於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標籤: ,
 
統 計 處 公 布 去 年 五 至 六 月 本 港 僱 員 每 月 工 資 中 位 數 是 12800 元 , 每 小 時 工 資 中 位 數 是 52.4 元 , 每 月 工 資 較 2010 年 第 二 季 的 中 位 數 高 8.5% , 。

統 計 處 表 示 , 有 關 數 據 並 不 包 括 政 府 僱 員 、 《 最 低 工 資 條 例 》 所 豁 免 的 實 習 學 員 及 留 宿 家 庭 傭 工 等 。

大 體 而 言 , 教 育 程 度 較 低 、 從 事 較 低 技 術 職 業 及 低 薪 僱 員 , 包 括 零 售 、 飲 食 、 物 業 管 理 、 保 安 及 清 潔 服 務 等 行 業 的 僱 員 的 每 月 工 資 升 幅 尤 為 顯 著 。 

Rudderless Drill

八月 29, 2011 at 07:59 | 張貼於sail boat, sail trim, sailing, sailing trim | 發表留言

Reprinted from “Fundamentals of Sailing, Cruising, & Racing" by Steve Colgate; published by W.W. Norton & Co.

Another drill one hopes never to have to use is sailing without a rudder. Though you may sail 20 years without loosing your rudder at sea, it could happen your first time out. You can control the direction of the boat by changing the efficiency of the sails fore and aft. By luffing the jib and trimming the main, we create weather helm and the boat turns into the wind. By luffing the main and flattening the jib, the wind pushes the bow to leeward – in other words, lee helm. To practice this, trim your jib reasonably flat and ease your mainsail until the boat is balanced and sails straight ahead when the helm is released. Then change your course by trimming the main to head up and pushing the boom out to fall off. When the bow starts swinging in one direction, you must immediately begin the opposite procedures to counteract the swing.

In order to tack, free the jib sheets and trim in the mainsail hard and fast. As soon as the boat is past head-to-wind, trim the jib and ease the main to force the bow down. If necessary, back the jib.

Jibing is much more difficult to do without the rudder because the mainsail causes the boat to turn toward the wind when running. To try it, ease the main completely, making sure the boom vang is also loose, and back the jib to windward. As you fall off to a run, move all the crew to the windward side of the boat and hike out. By heeling the boat to weather, lee helm should be created. Just as a bow wave on the lee side pushes a heeling boat to weather, a bow wave on the windward side (caused by healing the boat to windward) pushes the bow to leeward. In this case, we are using crew weight to help a rudderless jibe, but at other times crew members hike out to weather, not only when closehauled, but on reaches and runs to reduce weather helm.

If the breeze is very light, we can make minor adjustments to the helm by moving the crew weight forward and aft. With the boat balanced as described above, move the crew well forward toward the bow. The boat will head into the wind as the curve of the bow bites more deeply into the water. By moving the crew to the stern, the bow will fall off to leeward.

Happy Sailing from Steve Colgate, founder of Offshore Sailing School!

貨幣供應 (money supply) 在 整 個 經 濟 體 系 內 的 貨 幣 總 量 。 香 港 貨 幣 供 應 量 的 指 標 有 3 個 : 貨 幣 供 應M1 是 指

六月 25, 2011 at 20:43 | 張貼於money, money supply | 發表留言
貨幣供應 (money supply) English Version

在 整 個 經 濟 體 系 內 的 貨 幣 總 量 。 香 港 貨 幣 供 應 量 的 指 標 有 3 個 :

貨 幣 供 應M1 是 指 市 民 持 有 的 法 定 貨 幣 ( 包 括 紙 幣 及 硬 幣 ) 與 銀 行 客 戶 的 活 期 存 款 。

貨 幣 供 應M2 是 指 貨 幣 供 應M1 所 包 括 的 項 目 , 再 加 上 銀 行 客 戶 的 儲 蓄 及 定 期 存 款 , 以 及 由 銀 行 發 行 並 由 非 銀 行 持 有 的 可 轉 讓 存 款 證 。

貨 幣 供 應M3 是 指 貨 幣 供 應M2 所 包 括 的 項 目 , 再 加 上 有 限 制 牌 照 銀 行 及 接 受 存 款 公 司 的 客 戶 存 款 , 以 及 由 這 兩 類 機 構 發 行 並 由 非 銀 行 持 有 的 可 轉 讓 存 款 證 。

在 這3 個 貨 幣 供 應 指 標 中 , 港 元 貨 幣 供 應 M1 的 數 字 有 明 顯 的 季 節 性 變 化 , 廣 義 貨 幣 ( 即 港 元 貨 幣 供 應 M2 與 M3 ) 則 沒 有 。 金 管 局 定 期 編 製 及 公 布 就 季 節 因 素 作 出 調 整 的 港 元 貨 幣 供 應 M1 及 其 組 成 部 分 ( 即 公 眾 持 有 的 現 金 與 活 期 存 款 ) 。

貨 幣 供 應

六月 13, 2011 at 11:34 | 張貼於Finance | 發表留言

在 整 個 經 濟 體 系 內 的 貨 幣 總 量 。 香 港 貨 幣 供 應 量 的 指 標 有 3 個 :

貨 幣 供 應M1 是 指 市 民 持 有 的 法 定 貨 幣 ( 包 括 紙 幣 及 硬 幣 ) 與 銀 行 客 戶 的 活 期 存 款 。

貨 幣 供 應M2 是 指 貨 幣 供 應M1 所 包 括 的 項 目 , 再 加 上 銀 行 客 戶 的 儲 蓄 及 定 期 存 款 , 以 及 由 銀 行 發 行 並 由 非 銀 行 持 有 的 可 轉 讓 存 款 證 。

貨 幣 供 應M3 是 指 貨 幣 供 應M2 所 包 括 的 項 目 , 再 加 上 有 限 制 牌 照 銀 行 及 接 受 存 款 公 司 的 客 戶 存 款 , 以 及 由 這 兩 類 機 構 發 行 並 由 非 銀 行 持 有 的 可 轉 讓 存 款 證 。

在 這3 個 貨 幣 供 應 指 標 中 , 港 元 貨 幣 供 應 M1 的 數 字 有 明 顯 的 季 節 性 變 化 , 廣 義 貨 幣 ( 即 港 元 貨 幣 供 應 M2 與 M3 ) 則 沒 有 。 金 管 局 定 期 編 製 及 公 布 就 季 節 因 素 作 出 調 整 的 港 元 貨 幣 供 應 M1 及 其 組 成 部 分 ( 即 公 眾 持 有 的 現 金 與 活 期 存 款 ) 。

匯賢房託潛水李小加指人幣新股始終是新嘗試

四月 29, 2011 at 10:10 | 張貼於china finance | 發表留言
29.04.2011 09:56

本港首隻人民幣新股,匯賢產業信託(87001.HK)首日上市,跌穿招股價,低位見4.83元,當時跌近百分之八。現回穩到5元水平,仍比招股價低近百 分之三。 對於首隻人幣新股首日即潛水,港交所(00388.HK)行政總裁李小加表示,人民幣新股始終是新嘗試,今年內希望還有其他的人民幣新股出現。 他指,人民幣產品的發展,必須配合市場需要,若僅僅將本地已有的投資產品變為人民幣計價,作用不大,最重要是在人幣國際化進程中,讓內地投資者走到海外 時,以本港作為平台,才是最重要。而交易所作為市場營運者,最重要是做好基建,在機制上便利人民幣產品的發展,例如透過人證港幣交易通,紓緩人民幣資金量 不足的問題。 在被問到港股直通車問題時,李小加指,他個人認為,內地容許資金投資境外市場,這個「放水」是將來大趨勢,但必須有管制,否則若放洪水,會沖毁境外設施。 港交所主席夏佳理表示,股票價格是由市場決定,但不代表投資者不認同人民幣股票。

Digital Selective Calling

四月 5, 2011 at 18:48 | 張貼於sailing | 發表留言

Jan 27,2010 00:00 by infomar
Digital Selective Calling is the fundamental reason why the GMDSS system is different from what has been available until now. Prior to DSC, most radio calls were initiated by making a voice call to the desired station, and relying on somebody at that station hearing the call and then responding to it. All too often the sheer volume of calls made this an impossible task. On a summer afternoon in popular sailing areas it was not unusual for there to be over 400 calls per hour on VHF channel 16. At best, this made it very tedious, and often impossible, to hear calls meant for you, or more importantly, for anybody to hear a distress call. Clearly, something had to be done.

Initially a partial answer was found by shifting some of the calling traffic off channel 16. In some areas Coast Stations stopped monitoring channel 16 and listened for calls only on their working channels. Similarly, calls to marinas were stopped on 16 and moved to other designated channels. That relieved some of the pressure, but now there was no single channel that everybody was listening to, so vessels missed calls meant for them and distress calls sometimes went unheeded.

On board commercial ships, the problem was even worse. They were not only expected to monitor channel 16, but also 13 for bridge-to-bridge calls, 2182 MHz on MF, and if on the high seas, one or more HF distress frequencies. What a headache – literally! The salvation lay in DSC. The DSC control unit monitors all the required frequencies, and lets the operator know when there is a call for his station, or when there is a distress or other urgent call. Best of all, it does all this in total silence. No longer are we subjected to the continuous cacophony on channel 16 nor the static crashes and bangs on 2182 MHz. Instead, we wait for the phone to ring, as it were.

How DSC Works

How is this miracle achieved? The DSC control unit is somewhat like a pager which alerts the receiving station that there is traffic waiting for them. The name, Digital Selective Calling, goes a long way to explaining how it works.

DSC uses a Digital signal to send a message, via the sending station’s radio, to alert the receiver that there is traffic for them, and to tell them where and how to receive the traffic. This DSC message is termed a DSC Call, or sometimes a DSC Alert. The digital message includes several pieces of information which will be displayed on the receiving station’s DSC control unit:

1. The Maritime Mobile Service Identity of the sending station. The MMSI is a nine digit number, and it is the DSC equivalent to the call sign, or the ‘phone number’ of a station. It is issued as part of the GMDSS station licence.

2. The MMSI of the station being called. This can be an individual vessel or Coast Station, a specific group of vessels, or in the case of distress, urgency or safety traffic, to all stations.

3. The priority of the call – distress, urgency, safety or routine. DSC can be used for setting up any type of call, from a Mayday to making a phone call home.

4. For distress calls, the DSC alert can include the nature of the distress, e.g. fire, sinking, explosion, pirate attack etc.

5. For distress calls the position of the vessel is normally included. If the control unit is interfaced to a 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 receiver, then the position will be added automatically. If there is no GPS receiver connected to it, then the position, and the time that the position was valid, must be keyed in.

6. The requested working frequency and mode of transmission for the traffic. The DSC is only used to set up the call; the actual communication is conducted on another radio channel – distress or working channel as the case may be – and it can be conducted in either voice or telex mode, depending on circumstances.

DSC calls are Selective, because as we have seen above, they can be directed to a selected station or stations. Previously virtually all calls were received by all stations who were in range of the transmission. However, the DSC control unit looks at each call that it receives and determines if the call is addressed to it specifically, to it as part of a group, to all stations, or to vessels in the area where the receiving station is located. When such a call is received then the operator is alerted, usually by a buzzer and an indication on the screen. The information as to where and how the traffic will be sent is displayed on the screen. All other calls are simply ignored.

The last part of the name sums up what DSC is about. It is used for calling another station to advise them that there is traffic for them, and to what channel or frequency they should tune their radio to receive this traffic. When a DSC call is transmitted by VHF, it is sent in F1B modulation, at a speed of 1,200 baud. At this speed, all the data in a DSC Alert can be transmitted in about half a second. On MF/HF things happen just a little slower. The modulation is J2B and the speed of transmission is 100 baud. This results in a DSC Alert on MF or HF taking between 6 and 7 seconds to be transmitted. The DSC control unit transmits the DSC calls through the ship’s VHF and/or MF/HF radio. Although installations and equipment obviously vary, the control unit is normally also connected to a dedicated receiver which monitors the DSC frequencies for incoming DSC calls, regardless of to which frequencies the ship’s radios are tuned.

日本核陰謀言論是陰謀論 .紀碩鳴

三月 31, 2011 at 20:07 | 張貼於japan | 發表留言
標籤:

日本核電事故後,中國網絡盛傳日本以民用核電來掩蓋發展核武器的言論。雖然東京電力互相矛盾的報告、閃避性發言和一再拒絕透露詳情讓人詬病,但專家指出,美、中、俄時刻監視下絕無此可能,對日本核陰謀的猜測是陰謀論。

日本地震引發海潚進而令日本福島核電廠發生事故,幾個核電站發生爆炸,並產生核洩漏。日本的災難牽動了鄰邦,中國政府派出拯救隊協助日本救災,而災難的陰影也開始在中國瀰漫開來。先有謠傳帶來恐慌。民眾上街搶購食鹽,鹽搶不到了,就搶榨菜、搶醬油、搶蝦米,凡與鹽有關的皆在被搶之列。這樣的恐慌僅維持了一日,網上又有熱貼,言之鑿鑿質疑日本的核陰謀,認為日本核電廠背後有秘密,是以民用核電來掩蓋日本發展核武器的真相。

網絡一篇沒有署名的「日本核電廠背後的秘密」文章,在兩岸三地被廣為傳播,文章稱,一場海嘯,如潘朵拉的盒子,將日本的核武器計劃掀了開來。並指責日本有不可告人的核秘密,證據來自「日本人採取了燃料,不是大家通用的鈾,而是鈾和(鈽)混合體。這樣做,經濟上非常不划算,安全上也不好。唯一的用處,就是燃燒過後的廢料,就是提純的,可以用來製造原子彈。」其結論是,「這也是日本一直秘而不宣的『和平核能』政策,就是通過所謂和平的利用核能,日本名正言順地生產和儲存了可以製造幾千顆原子彈的,再加上日本的技術,可快速安裝原子彈,用來制衡它認為有威脅的國家。」

福島核電廠危機之初,日本處理核危機的相關人員閃爍其詞,不能向大眾提供清晰的資訊,東京電力在提供事實時十分簡短,但在顧左右而言他時卻滔滔不絕,對於公眾逼切想了解的訊息和相關指導,得到的答覆往往是:「我們仍在對事件進行調查。」還有不斷的道歉。令與論對日本政府和核電廠沒有處理好這次危機而感到沮喪。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姜瑜也呼籲日本「迅速且確實地」將核能危機的發展情況告訴全世界。

一些互相矛盾的報告、閃避性的發言和一再拒絕透露詳情的態度,都令人懷疑政府正在隱瞞和掩飾這次的核危機,甚至還顯出他們對反應堆的情況也不太確定。核能專家、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也曾質疑:福島縣第一核電站七個反應堆中,有四個出現問題,當中二號反應堆用作紓解堆芯高壓的壓力池在地震後四天才爆炸,情況奇怪,當局又無解釋反應堆後備冷卻系統故障原因及詳情,不明白日本當局為何隱瞞,擔心核電站損毀嚴重,壓力池的爆炸威力可能已弄穿堆芯的保護外殼,令輻射進一步洩漏,令人憂慮。

網絡質疑文章分析認為,在拯救發生爆炸的核電站後,日本用了硼酸。「一開始不用,是因為一旦用了硼酸,裏面的核燃料就全部報廢了。福島電站用的可是MOX燃料(MOX燃料是混合燃料的簡寫,目前用得最多的是UO2和PUO2構成的氧化鈾燃料),那可是極重要的戰略資源,你們懂的。」文章還質疑,因為原始的一二代技術最有利於大量提煉核原料。所以日本核電廠,使用的都是一二代技術,且不作技術改造。

據中國前核子工程師單文華向亞洲週刊表示,硼能大量吸收核燃料,令裂變反應停止,在核燃料發生事故時,可有效阻止核危機。單文華說,鈾有二種同位數,分別是二三五及二三八,二三五是製造核彈的原子材料,但佔鈾礦含量極低,僅為零點七一四,二三五要提煉成分達到百分之八十的濃度才能製造原子彈,成本昂貴。而鈾棒裂變後產生的廢料,可以重新化解,在廢料中提煉二三九,即,是製造核彈的材料。「日本資源匱乏,鈾都要從國外進口,價格昂貴,日本自己可以從核廢料中提煉出二三九,為省錢,用一部分國際市場提供的鈾棒,混合,以節省核電成本。我認為,日本福島核電廠三號反應堆使用鈾混合燃料,應該是成本效應的考量。」

日本是世界上核原料進口大國之一。外界估算日本目前的鈾二三五儲量接近三百噸。日本其鈾原料的分離處理能力可達每年一千五百噸。儲備量在總儲量將近一百噸。日本把核能視為重要的能源,一直通過各種手段確保核燃料「鈾」的供應,有「中亞鈾資源寶庫」之稱的哈薩克斯坦是日本進口鈾的主要「供貨方」,二零零八年,日本從哈薩克斯坦進口鈾礦石的總量約為一千五百噸。日本是世界上僅有的幾個進口核廢料的國家之一,日本一家名為原子能情報資料室的民間機構最新公布的資料顯示,如果按照每顆原子彈需要八公斤來計算,日本境內目前儲存的可以累積製造一千枚原子彈;如果加上日本在國外儲存的,足夠造出五千枚原子彈。

二戰末期,美國在日本的廣島和長崎投下了兩顆原子彈,其中在長崎投下名為「胖子」的原子彈是一顆彈,其裂變物質為二三九。中國智密區研究所副所長王長信研究員對亞洲週刊表示,MOX燃料其中文名為「鈾混合陶瓷燃料元件」。MOX燃料中的鈾和來源於商用反應堆的低濃鈾乏燃料棒(乏燃料棒是指使用過的燃料棒)。低濃鈾乏燃料棒在使用過後,元件中一般有約百分之三有害物質,通過分離,將其中九成七鈾分離回收,可再製成供商用輕水反應堆使用的MOX燃料。

MOX燃料為處理退役核彈提供了唯一出路。美俄兩國在一九九一年和一九九三年分別簽署兩次核裁軍協議,拆毀了數以千計的核武器,兩國共得到一百噸武器級。這些武器級如果全部儲存起來,會為日後帶來核擴散風險,可能落入恐怖分子手中。而將這些武器級,混入從乏燃料棒提取的鈾中,製成MOX燃料,經過反應堆使用後,就會消除其軍用風險。所以在一九九七年,美國宣布與法國、英國、比利時合作,在十五年內將五十噸武器級製成MOX燃料。王長信說:「MOX燃料恰恰是銷毀武器級的最佳途徑。當然,MOX燃料在高技術條件下採用逆向工程的方法還可得到武器級的。」

美日安保核保障足夠

另有文章指出,日本「在海底進行的核子試驗,會引發地震與海嘯。」質疑道:「福島縣位於日本東北地區的南部,人少山多,在人口稠密的日本十分難得,日本軍方在此設置了大批實驗基地,包括外界盛傳的核武器實驗基地。」

而早前,口沒遮攔的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就表示,作為世界上唯一遭受過核襲擊的國家,日本應該發展核武器,應對迅速崛起的中國構成的威脅。石原慎太郎還說,擁有核武器的日本還將贏得俄羅斯的更多尊重。

鳳凰衛視軍事評論員馬鼎盛指責「這是一派胡言」。他指出,美日安保條約對日本的核保障足夠了,不需要花費大量軍費去發展核彈。「日本擁有核原料眾所周知,隨時可以造數百核彈頭。但日本是無核國家,美、中、俄都時刻監視,絕不允許製造,連研究都不行。」

·科技和軍事發展,已經不需要事事都用實彈核爆。馬鼎盛表示,上世紀八十年代就不允許利用大氣和海底進行核試。「真要核試,日本完全可以利用電腦模擬,無需真槍實彈。」馬鼎盛責斥網上傳言,低級、無知。■

 

« 前一頁後一頁 »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Entries留言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