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員工對這種高壓、細緻化的管理技術

七月 21, 2010 at 11:14 | 張貼於CN | 發表留言
標籤: ,

富士康遇上中國揭示悲劇根源 .謝曉陽
富士康深圳員工「十二跳」轟動全球,但「第一跳」死者馬向前死因成謎,屍體仍放在殯儀館內。富士康保安、稽查、質檢員、線長、組長等高壓層級式的監視系統,配以嚴厲苛刻的「連坐」懲罰,要求犯錯工人寫檢討書並被當眾羞辱,成為最有競爭力的系統,但也是最使人「異化」的系統。它與當今中國的社會體制相遇,讓西方早已揚棄的泰勒主義——反人性的生產方式,在中國發展到極致,成為連環自殺的悲劇根源。

在採訪的過程中,一些富士康員工對這種高壓、細緻化的管理技術表示理解,他們對這種技術可能帶來的對個人的扭曲,對人際關係的疏離,沒法也沒有時間去思量,他們通常的說法是:「工廠那麼大,人那麼多,不這麼管理怎麼成啊!」這讓人想起中國某些官員的政治思維:「中國那麼大,人口那麼多,不控制媒體,很容易煽動民眾情緒,不鎮壓群體性運動,國家很容易會大亂。」

一九四六年,赫胥黎為《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撰寫「再版前言」的時候,有以下一段文字:「一個真正有效率的極權國家應該是這樣的:大權在握的政治老板和他們的經理團隊,控制著一群奴隸人口,這些奴隸不須強制,因為他們心甘情願。」這一本約七十年前寫就的巨著,控訴的並不是希特勒、史太林、毛澤東式的極權統治,也不僅是福特主義以來的「血汗工廠」,而是一個夾雜著華麗與悲涼的二十一世紀「新世界」。如何能讓人類認清這個「新世界」,認清人類在華麗和悲涼間所付出的代價,這不僅是富士康要反思,中國領導層要反思,社會上每一個具體存在的個體,也需要反思。■

(向瑜、潘澧瑤、賈思玉、賈選凝、顧冷冰參與採訪與調研。)

廣告

發表迴響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Entries留言 feed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