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領導人金日成發動韓戰

六月 19, 2010 at 18:44 | 張貼於China, Korean War | 發表留言

北韓領導人金日成發動韓戰的事實,早已是不容否認和辯駁的定論。但因中國和北韓的微妙關係以及中國曾派遣大批「志願軍」赴韓作戰,過去數十年,中國官方與民間對朝鮮戰爭的報道、說法、觀點與研究,充斥錯誤和歪曲,直至最近幾年始出現比較客觀的陳述,但仍欠缺公正。過去教條式的說法是「南朝鮮受美國帝國主義唆使悍然越過三十八度停戰線,入侵北朝鮮」,現在則是中性地敘述﹕「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朝鮮戰爭爆發。」諷刺的是,北韓教科書和韓戰戰史卻輕描淡寫中國的助戰與龐大犧牲,而平壤萬景台革命博物館裏,沒有一幅畫描寫中國「抗美援朝志願軍」。據美國和俄羅斯專家估計,至少有一百五十萬中國志願軍和北韓人民軍戰死,其中志願軍死亡人數可能為八十萬至九十萬(中共官方的說法是志願軍戰死三十六萬人),絕不是老帥聶榮臻在回憶錄中所說的﹕「我們在朝鮮打了三十三個月,也有不少傷亡,但比美軍要小。」聶說﹕「據(中國)總參謀部在戰爭結束後的統計,三十七個月美軍戰鬥減員是三十九萬人,平均每月傷亡達一萬多人。」

事實上,美軍戰死三萬三千人,受傷十萬五千人;南韓軍隊戰死四十一萬五千人,受傷四十二萬九千人。南北韓雙方平民死亡二百萬人。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日本投降那天,美國國防部(當時稱War Department)低階軍官魯斯克(Dean Rusk,日後在肯尼迪(甘迺迪)和約翰遜(詹森)內閣擔任國務卿)和他的上司拿了一本《國家地理》雜誌社出版的地圖,在朝鮮半島上「隨便一劃」,即在三十八度線上把朝鮮半島劃成一半,北邊歸由蘇聯支持的金日成統治,南邊由美國力挺的李承晚(Syngman Rhee)當頭,從此朝鮮半島即變成南北韓對峙之局。自一九四五年至一九四九年,南北韓雙方常在三十八度線一帶發生小規模武裝衝突。據戰史家說,急於統一全韓的南韓反共軍官挑釁的次數多於北韓,而南韓領導人李承晚本人也默許甚或主動批准南韓軍官在三十八度線惹是生非。因此,美國始終拒絕協助南韓建立空軍。一九五零年夏天韓戰爆發後,美國異議報人史東(I.F.Stone)在一九五二年四月出版的《韓戰秘史》中即指控韓戰是因李承晚挑釁才爆發,又說李和聯軍統師麥克阿瑟都由衷歡迎韓戰的來臨。在越戰時期,也有一些修正派史家贊成史東的說法。二十年前,左翼史家布魯斯.康明思(Bruce Cumings,現任芝加哥大學歷史系教授兼系主任)在其兩大冊巨著《韓戰的源起》(普林斯頓大學出版)中,亦同意史東的觀點。但二十年來,史東和康明思的史觀已受到嚴厲挑戰,主要原因是證據不足。反觀冷戰結束後俄羅斯所公布的檔案,無可置疑地顯示金日成發動戰爭。

杜魯門時代的國務卿艾奇遜(D. Aheson)於一九五零年一月十二日,在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發表外交政策演說,未把南韓列入美國的「防衛半徑」之內。六十年來,無數的史家認為艾奇遜的演說等於是「鼓勵」金日成揮兵南侵。統一朝鮮半島一直是民族主義者、馬克思主義者金日成的願望,他也一直在為統一作準備。金氏從一九四九年下半年開始即不斷請求蘇共頭子斯大林支持他發動朝鮮戰爭,他連發了四十八通電報,斯氏不堪其擾,終於在一九五零年春天首肯。

狂妄的金日成向斯大林保證﹕ 「在三個星期內,即可消滅李承晚獲致全韓統一。」但斯氏建議金日成爭取毛澤東支持,金、斯幾個月來一直在隱瞞北京有關韓戰意圖。金、斯很樂觀地認為戰爭一旦開打,美國肯定不會出兵。

中國高層大多反對出兵

一九五零年五月十三日,金日成從莫斯科飛至北京,首次也是正式地告知中國他和斯大林達成的決定。金氏與毛澤東、周恩來密談四天,毛表示中國支持平壤。又說如美國派兵參戰並越過三十八度線,中國將會和美國作戰。但據十多年來陸續正式或非正式開放的中共檔案顯示,大部分中共領導人皆反對出兵,因中國建國不久,百廢待興,又有國民黨殘餘游擊隊勢力潛伏大陸,中共的首要目標是國內建設和解放台灣,絕不是派兵赴朝。周恩來、陳雲、林彪、陳毅、高崗、朱德、劉少奇和任弼時皆反對出兵,只有毛澤東贊成。毛一個人拍板定案,他說服了彭德懷,周後來亦同意出兵。毛在政治局會議上說﹕「別人處於國家危急時刻,我們站在旁邊看,不論怎麼說,心裏也難過。」中共決定出兵援朝的過程頗為曲折,沈志華、楊奎松、陳兼、張曙光等學者曾做了深入研究。毛在十月初向斯大林發了兩通電報表示要派兵,有些學者認為這兩通電報似有「一拒一迎」的矛盾,顯示毛在最後時刻仍拿不定主意。毛曾派周恩來親赴蘇聯與蘇方商談武器、軍火與蘇方支援問題。金日成在北京時,毛、周曾多次提醒他「慎防美國出兵」,但金氏把毛、周的警告當耳邊風。

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星期日),南韓時間凌晨四時,七師北韓精銳部隊人民軍(約十萬人)大舉通過三十八度線,韓戰爆發。李承晚在六時三十分聽到消息,美國駐南韓大使穆奇歐(John Muccio)則在八時始獲悉新聞。南韓本身有十萬弱兵,駐韓美軍數量少,亦無作戰準備;北韓人民軍勢如破竹,一舉攻下漢城,李承晚政府倉皇撤至大邱、釜山。人民軍以兩個多月時間進逼至釜山一帶,李承晚政府被譏「快要跳海」了。杜魯門於六月二十七日宣布美國參戰(但未要求國會授權),聯合國安理會召開緊急會議,決議組織聯合國部隊,並由駐日盟軍統帥麥克阿瑟出任聯軍最高指揮官。

正當北韓人民軍鬥志昂揚地準備全殲南韓和美軍之際,中國從日本獲得情報顯示,麥帥總部極可能發動奇襲,在仁川登陸以攔截人民軍。周恩來的軍事秘書雷英夫把情報呈報周恩來,周再轉告毛,毛囑周把情報通知金日成,並建議金在仁川港口布雷。自負而又傲慢的金日成根本不把這情報當一回事。結果,美軍在一九五零年九月十五日發動戰史上最輝煌的仁川登陸,將入侵南韓的北韓人民軍攔腰砍斷,俘獲十三萬人(北韓突破三十八度線後不斷增兵)。意氣風發的麥帥不僅決定衝破三十八度線,以追剿共軍,並準備打到中韓交界的鴨綠江,以光復北韓,進逼中國。

周恩來於十月三日要求印度駐華大使潘尼迦報告印度總理尼赫魯,請他轉告華府﹕聯軍不要越過三十八度線,否則中國不會坐視不顧,「我們要管」。麥帥完全不理,他豪邁地說「美軍可以回家過聖誕節」,十月九日美軍越過三十八度線。中國志願軍於十月十九日深夜秘密通過鴨綠江鐵橋,十月二十五日首遇南韓和美國部隊,中共所說的「抗美援朝,保家衛國」戰爭正式開打。

第一批志願軍三十萬在北韓境內與美軍血戰。由於美軍把戰爭線拉得太長,北韓冬天奇寒,美軍坦克和裝甲運兵車在冰天雪地和北韓崎嶇地形上難以施展。前《紐約時報》記者大衛.霍伯斯坦(David Halberstam)在其二零零七年四月加州車禍喪生之後始出版的七百頁巨著《最寒冷的冬天——美國與韓戰》中說,「美軍遇到了歷史上最慘烈的一次突襲」,美軍一開始完全不知道如何對付中國志願軍。

志願軍在一九五零年年底戰況順利,部隊推進至三十八度線以南,把美軍趕回南韓。但志願軍傷亡亦大,尤其是天寒地凍、糧食不飽、衣服不暖,志願軍吃炒麵和冰雪,大批人腹瀉、凍死。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要求至少休整二、三個月,北韓和蘇聯不高興,他們要求彭老總「趁熱打鐵」。彭堅持要休整,蘇方指揮官向斯大林告狀說,彭氏「右傾保守,按兵不動,不乘勝追擊」。

但斯大林說﹕「彭德懷是久經考驗的統帥,今後一切聽彭的指揮。」斯氏一錘定音。在一九五一年一月聯合國開會時,美國曾要求停火,彭德懷贊成。但過度樂觀的毛澤東反對停火,他認為美軍打不下去,會撤出南韓。結果美軍趁機反攻,志願軍損失慘重。在毛的誤判下,史家楊奎松說﹕「使志願軍遭到入朝作戰以來的第一次挫敗……不僅損失了五萬多人,而且沒有能夠實現毛澤東和斯大林提出的戰役設想,相反的,志願軍被迫放棄了剛剛佔領不久的仁川和漢城,全線後退了一百多公里,重又回到了三八線以北。」毛的這項錯誤決定又使戰爭拖延了一段時日。

同樣犯錯的是麥克阿瑟,他力主把戰爭帶至中國東北,轟炸水力發電廠,並不惜動用戰術性原子彈以對付中共。同時,這位號稱「美國凱撒大帝」的將領經常對外發表談話,批評總統杜魯門和五角大廈決策。一九五一年四月十一日,杜魯門撤免麥帥的統帥職務,結束其五十二年的軍旅生涯。一九五三年七月二十七日南北韓、中、美等國在板門店簽署停戰協定。一萬四千名志願軍俘虜選擇到台灣。

一些政治學者認為,韓戰使中共成為一個不可忽視的力量,並增強了中國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而斯大林亦從此對毛澤東另眼相看,才相信毛是個國際主義者,楊奎松說 ﹕「很顯然,毛澤東對此頗感欣慰。」但斯大林在一九五三年三月五日即猝逝。

韓戰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戰爭,中國被迫派出一百五十萬(一說二百萬)志願軍,自己出錢出力出命還要還蘇聯一百億美金(一說五十億美元),一九六五年始還清。蘇聯則躲在幕後,既未出大力且又食言而肥,拒派空軍助戰。霍伯斯坦說,韓戰有兩個最誤導的名詞,一是杜魯門宣稱出兵作戰是一種「警察行動」(police action);另一個是中共把出兵部隊稱為「志願軍」。韓戰結束六十年了,朝鮮半島上沒有改變的是北韓仍為金家王朝,而隨時一觸即發的緊張狀態亦從未消失。■

廣告

發表迴響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Entries留言 feed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