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ilding Kai Tak Airport after WWII 他們眼中的香港一九四九 .謝曉陽、朱一心

一月 7, 2010 at 18:54 | 張貼於history, Hong Kong | 發表留言
標籤: ,

朱文璞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ae&Path=4472350941/02ae3.cfm

朱文璞

四九南下國軍,來港入住調景嶺難民營,後衝出調景嶺赤手打拚。

六十年前我的名字並非朱文璞,我是來港後改名換姓的,至今我仍不想披露真名。我曾是南京中央大學學生,十六歲參加太湖抗日游擊戰,一九四二年又以學生身份參加中國遠征軍新三十八師,隨孫立人將軍抵達緬甸,後撤往印度蘭姆珈基地整訓。當年跟隨孫立人將軍的國軍,今天都已老去,我也住進護老院。

我於四六年本已退役,四八年又被徵召入反共青年救國軍,而後遭到解放軍全面的清剿,上海市政府原新四軍的有關領導念及太湖抗日游擊戰的情誼,遂替我們共五十人辦理赴港證件,我從一九四九年開始伺伏,等待機會,五零年隻身坐火車來港。

到港後跟隨戰友入住調景嶺營,在那裏雖然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隨處飄揚,但部隊的建制和番號已經完全混亂。為了生存自救,我不願依賴救濟,遂選擇離開調景嶺,雖然不懂廣東話,但在部隊學會駕駛,獲得香港啟德機場運輸沙石的泥頭車司機工作,開始在香港落地生根。(朱一心)■

廣告

發表迴響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Entries留言 feed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