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德華.甘迺迪

八月 31, 2009 at 22:18 | 張貼於USA | 發表留言
標籤:

美國民主黨自由派大將、麻州資深聯邦參議員、前總統約翰.甘迺迪(肯尼迪)的兄弟愛德華.甘迺迪(Edward Kennedy,亦稱Ted,Teddy,「泰德」),與腦癌搏鬥一年多之後,終告不治,美東時間八月二十五日(週二)深夜病逝麻州鱈魚角海雅尼斯港(Hyannis, Cape Cod)甘家自宅,享年七十七歲。甘迺迪的姐姐尤妮絲(Eunice)八月十一日才病逝於海雅尼斯港醫院,享年八十八歲。尤妮絲是加州州長阿諾的岳母,尤妮絲的丈夫薛來福(R.Sargent Shriver Jr.)曾任和平工作團首任團長,一九七二年為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總統候選人為麥高文),現仍健在,但患有老年癡呆症。 甘迺迪的病況最近幾個月加速惡化,他辭世時,總統奧巴馬一家正好在附近的瑪莎葡萄園島(Martha’s Vineyard)度假。奧巴馬對甘迺迪去年春天民主黨初選時的公開力挺,感激不已;但在奧巴馬最需要甘迺迪為健康保險改革在參院護航(甘迺迪被公認為保健權威)的時候,小甘撒手人間,而使奧巴馬和民主黨頗有「聞鼙鼓而思良將」的感慨。奧巴馬於八月中旬曾頒發美國平民所能獲得的最高榮譽「總統自由勳章」給甘迺迪,小甘因病重而由其女兒卡拉(Kara)代領。 甘迺迪家族是美國歷史上最顯赫的一個政治權力集團。美國政治史上的亞丹斯(Adams)朝代、羅斯福(Roosevelt)朝代、塔夫特(Tafts)朝代和出過兩位總統的布殊朝代,皆無法與燦爛奪目的甘家相比。「甘迺迪王朝」的創造者老約瑟夫.甘迺迪(即愛德華之父)嘗言:「要衡量一個人的成就,不能看他賺多少錢,而要看他所建立的家庭。」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即躍居全球大富豪之一的老甘,當然有資格說這句話。在他的戮力培養和刻意營造下,甘家出了美國的第一個天主教徒總統、一個司法部長、三個聯邦參議員、三個眾議員、三個大使和一個副州長。 然而,甘家在邁向政治金頂的途程上,卻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子喪孫亡的悲劇一再上演,吸毒、酗酒、車禍、墜機和男女關係醜聞層出不窮。特別是甘家第二代四個男子(另有五個女兒),老大約瑟夫二世二十九歲時死於二戰;次子甘寃迪總統四十五歲時(一九六三年)遇刺而亡;三子羅伯特四十三歲(一九六八)亦遇刺而死。 羅伯特死後,愛德華即負起承繼甘家政治香火以及培護甘家幼苗的重任。然而,泰德在強勢的父母親和才華凸出的兄長的陰影下成長,歷經坎坷曲折,因考試作弊遭哈佛退學(後又重返哈佛);曾因飛機失事受重傷;在三哥羅伯特死後一年一個月(即一九六九年七月),在鱈魚角外海的查巴奎迪克島(Chappaquiddick)深夜開車墮橋,同車的二十八歲女子瑪麗嬌.柯珮妮(Mary Jo Kopechne,原為羅伯特的秘書)溺死,三十七歲的泰德泅水逃生,十小時後始報警。醜聞震撼全美。墜橋事件註定泰德一生與白宮絕緣,亦使他的形象、名聲和人格大受打擊,污點永存。小甘曾在一九八零年民主黨初選挑戰尋求連任的卡特總統,結果兩敗俱傷,小甘本人不僅未能打敗卡特,且嚴重削弱卡特的戰力,而在大選時慘敗於共和黨候選人列根(里根、雷根)。民主黨內的保守派永遠無法諒解小甘的「窩裏反」。 小甘是在其二哥約翰當選總統後,於一九六二年投入政壇角逐參議員,以填補其兄的位置。從此小甘即連任至今,而成為參院第二資深的參議員,僅次於今年九十一歲的西維珍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羅伯特.勃德(Robert C. Byrd)。勃德於一九五八年即當上聯邦參議員,目前健康欠佳,去年獲悉小甘患腦癌時,曾在參院議場難過掉淚。 小甘本人是個複雜的人,誠如《時代》週刊資深主筆藍斯.莫洛(Lance Morrow)所言:「泰德.甘迺迪身上具有美國最好與最壞的品質。」他的「最好的品質,展現在參院的議事堂上」;他的「最壞的」品質,則暴露於私生活上。小甘的貪杯在國會山莊眾多酒鬼議員中名列前茅;他的不檢點和酷愛「玩女人」(womanizing),在一群性好漁色的國會議員裏,也是不作第二人想。小甘的悲哀,在於他無法克制自己,在於他經常忘記自己是一個全國注目的公眾人物,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難逃人民雪亮的眼睛。然而,小甘當年尷尬的處境,毋寧是許多美國豪門之子成長過程的寫照。這些名門之後不但為盛名所累,而且動見觀瞻,其無法與凡人之子一樣享有「隱私權」,乃是可以預見的。 論文采,泰德也許遠遜約翰;論才氣,泰德亦不及羅伯特。但在兩位兄長過早地離開政治舞台後,泰德的政治智慧和手腕都與日俱進。約翰和羅伯特都先後做過參議員,但皆無所作為,他們都把參院當做邁向白宮的跳板,唯獨泰德能夠善盡言責,努力做一個參議員。他認真研究立法程序,用心問政,絲毫無愧於麻州選民所託。 共和黨亦敬重他 近五十年來,小甘在健保法案用力尤勤;他在增進老人和窮人福利、改善少數民族和婦女權益、保障工人生活、改革移民法以及推動全球民主自由上,貢獻良多。因此,他被稱為參院的「最後的獅子」(Last Lion),誠當之無愧。他被認為是「最有效率的參議員」,民主黨同僚尊敬他,共和黨亦敬重他,一致稱他為「最可敬的對手」。他的去世,對奧巴馬的健保改革將是一大挫折。 小甘與元配瓊安(Joan)育有二子一女,長子泰德二世患有骨癌,次子派屈克(Patrick)現為羅德島州聯邦眾議員,女兒卡拉(Kara)患有肺癌。小甘與瓊安數十年前離婚,十六年前娶維姬(Viki),許多人認為泰德與比他年輕二十四歲的維姬結婚,真正改變了小甘的生命與氣質,使他變成一個更快樂、更陽光的「甘家掌門」。 克林頓當總統時,與甘家的關係很好,亦與泰德頗有交情,但在去年民主黨初選時,泰德及其侄女、甘迺迪總統的女兒卡洛琳公然力挺奧巴馬,而不支持希拉里,改變了民主黨的初選生態。《紐約時報》星期雜誌最近在一篇封面故事中透露,克林頓迄今仍不諒解泰德的「背叛」。 甘家能夠在政壇上飛黃騰達,主要是靠第一代甘家老夫婦的鞭策和推動。財富、權勢和政治的結合與運用,乃是美國社會制度的必然現象,亦為崛起政壇的不二法門。甘家在政治上「炙手可熱勢絕倫」,成為二十世紀後半期美國政治景觀最多姿多采的一幕。 一九六一年一月二十日中午時分,甘迺迪總統在就職典禮上向全世界宣稱:「火炬已傳遞給新一代的美國人。」近半世紀以來,泰德高舉熊熊發光的政治火炬,照亮了美國政界。中國古話說:「不為良相,便為良醫。」泰德.甘迺迪光彩照人的議壇生涯,充分落實了他所追求的「不當總統,便做第一流參議員」的崇高志業。■

廣告

發表迴響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Entries留言 feed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