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統一IT標準擺脫歐美霸權 .張殿文

五月 11, 2008 at 13:02 | 張貼於China, Economy | 發表留言
標籤: ,

兩岸統一IT標準擺脫歐美霸權 .張殿文

兩岸冰融,布局大陸的台灣科技業期待已久。但由於國際上資訊科技(IT)的標準都由歐美企業所壟斷,而誰掌握了標準誰就操縱了遊戲規則,這導致兩岸高科技 業者長期「為人作嫁」,以代工賺取微利,無法掌握高科技發展的「話語權」。為了打破這樣的宿命,在這春暖花開的時節,兩岸正展開共同制定高科技標準的工 作,這一小步卻是兩岸高科技發展的一大步。

在中國大陸,早就有一句順口溜:「企業分四流,三流的企業賣勞動,二流的企業賣產品,一流的企業賣專利,超一流的企業賣標準。」也難怪連中國知名經濟學家、北京大學教授吳敬璉都呼籲兩岸致力「共同標準」,作為提升兩岸經濟實力的最佳路徑。

台灣IC(芯片)設計龍頭聯發科技,去年八月就已開始參與設計符合大陸第三代(3G)移動電話(TD-SCDMA)標準的產品,準備在今年八月北京奧運之前攻佔大陸的3G市場。

預 期北京奧運帶動的數字(數位、數碼)電視熱,台灣平板電視廠商也努力縮減兩岸產品認證時間,搶佔市場先機。過去幾年兩岸關係冰點之際,台灣電子大廠合組 「華聚基金會」,由台灣前立法院副院長江丙坤擔任董事長,以民間基金會形式,凝聚台灣產業界、學術界及研究界之力量,與大陸相關單位和企業攜手合作,彼此 優勢互補 ,進而提升兩岸之全球競爭力。

而隨著江丙坤擔任海基會董事長,海基會可以更直接的服務台灣科技業。台灣電子電機同業工會理事長焦佑鈞就指出,「未來華聚基金會的功能會很快的調整。」

時間先回到零五年五月,國民黨主席連戰第一次訪問中國大陸之前由江丙坤先行前往大陸鋪路,經貿合作當然是最重要的議題。在前往大陸之前,江丙坤還特別去拜訪當時經濟部長何美玥,說明兩岸推動標準的交流的可能性。

當時經濟部次長尹啟銘也在場,只見他臉色一沉感慨地說,零二年大陸推動3G規格時,台灣就應該積極參與,「大家當時看不起大陸的3G,結果還是起來了!」大陸的移動通訊公司如中興、華為等公司從區域舞台崛起,而台灣還是停留在代工階段。

五月三日,中國重量級經濟學家吳敬璉抵台參加「台灣經濟新局與發展」研討會,第四次來台北,他形容這是「氣氛最好的一次」,因為兩岸經貿合作正進入新局面,特別是高科技產業可以積極進行「共同制定標準」的合作,「兩岸如果合作得好,就可以賺世界的錢」,他一再強調。

所 謂「標準」(Standard),指的是一種共同約定,一般「標準」的形成也需要數年時間推動,過去高科技「共同標準」大多是歐美主導,特別是對於大家還 不熟悉的先進科技來說,「標準」特別重要,就像是道路有了通行規格或號誌編碼制定,才能開更多的車、開更快的車,如AVS(數字音視頻編解碼技術標準)、 TD-SCDMA(大陸第三代行動通訊標準)等。

而兩岸高科技在過去十年急起直追,但在兩岸連一般交流都受限的情況之下,更難言「共同標準」。吳敬璉建議兩岸可以馬上從移動寬帶(寬頻)做起,大陸有市場,台灣有設計製造和行銷的能力,一起合作走出自己的「標準」。

近 年來兩岸政府及科技公司開始注重智慧財產的觀念,紛紛開始獎勵企業及公司申請各種專利及發明式樣,作為研發成果的重要標竿。但是越來越多的專利,不一定代 表好的「品質」,台灣工研院系統單晶片研究中心主任吳誠文就指出,專利如果沒有被納入「標準」之中,就等於沒有用,而納入「標準」的「專利」,則可以授權 使用、得到收入,所以「標準」的角力戰,等於是研究專利的生死之戰,也難怪歐美都傾全國之力推動標準。

中國市場何其寬闊。世界最大的兩億一千多萬人口網民,高達五億五千萬的手機用戶,加上平板數字電視的人口,這是中國大陸可以推動「共同標準」的本錢。

四月十一日的博鰲亞洲論壇,台灣代表團的副團長、也是全球最大芯片專業製造商台灣積體電路公司(台積電)董事張忠謀就指出,全球製造產業的「制高點」已是半導體,兩岸要轉型及提升,可以互相借重優勢。

以 二零零七年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 Week)調查公布的「全球100強資訊科技」(The InfoTech 100)公司名單為例,美國入選了四十四家,其次就是台灣的十四家,勝於日本的七家、大陸及香港的三家,以及南韓的一家。台灣資訊科技企業的實力高居亞洲 第一。而根據台灣經濟部的資料,去年台灣有高達十一項電子產品是全球第一、芯片IC產值全球第四大、影像顯示產業LCD全球第一。

而中國大陸有全球五分之一人口,擁有市場規模和人力規模,台灣和大陸廠商的合作也一直依存,像中國第一大個人電腦品牌聯想的九成五以上產品,是由台灣代工。

依存度高是事實,長期隔閡也是事實。在台灣受教育、目前是中國最大的芯片代工中芯國際(SMIC)執行長張汝京就對媒體抱怨:「明明是兩小時航程,但往來上海、台北要一天的時間!」

張汝京五年前把晶圓代工模式移植大陸,和他一起從台灣新竹到上海張江的兩百多位工程師,被視為台灣的「叛徒」,但張汝京振振有詞地說,「大陸九成的芯片要靠進口,市場真的太大了!」

零七年九月,主導全球半導體標準的科技龍頭英特爾(INTEL Corp.)正式投資二十五億美元,將最先進的十二吋晶圓廠落戶大連。

國際大廠大投資,絕對有大利益回收的算盤。過去英特爾和微軟聯手、讓視窗及微處理器成為PC標準配備,打造「WIN-TEL」架構,搭配的硬件軟件也都要付出權利金。而接近市場、了解市場、進一步掌控市場的動向,設計市場需要的標準,是全球科技公司獲利的方式。

不 只是PC產品,像目前全世界九成的DVD都是在大陸所製造的,而大陸經銷商要從每台DVD售價約五十歐元中拿出十二至十四歐元,支付外國專利之權利金!而 其實早在DVD標準建立時,國際大廠早在標準中就埋了許多專利(patent),形成了「專利陷阱」(patent trap)。

兩岸科 技公司為何會被國際大廠宰制?因為兩岸科技公司一開始就以出口導向起家,過去二十年以「出口導向」的市場形態下,兩岸三地企業其實並不注重專利或智慧財產 ( IP,Intellectual Property ),畢竟主要市場在遙遠的歐美,只有專注降低成本、效率及彈性,就有一定利潤。也是為了搶得市場先機,台灣企業早練就了一身製造業快、狠、準的功力。

不過代工做到極致、利潤卻越來越薄。根據中國信息產業部公布零七年中國大陸電子產業出口數字,共出口了四千五百億美元電子產品,成長百分之二十三點六,佔全國外貿出口總額的比重為百分之三十七點六。但銷售利潤竟只有百分之三點五!

大陸沒掌握核心技術

信息產業部的經濟體制改革與經濟運行司司長王秉科就坦言:「我們只是大而不強,關鍵領域掌握的核心技術和智慧財產權非常少,整機產品所需要的關鍵元器件等還需要大量的進口。」信息產業部官員的憂心,除了缺乏核心競爭力,也導致順差不斷擴大的經貿糾紛。

有趣的是,大陸官員提及經濟效益低的產業,正好許多都是台灣電子業在大陸的投資項目,包括PC、筆記型電腦、手機等,雖然產量都居全球第一,但上游的晶圓、IC設計、LCD面板的實力相對薄弱。

這樣的情況連「全球代工霸主」郭台銘也跳出來說話了。郭台銘指出,過去二、三十年台商在大陸的貢獻有目共睹、功不可沒。但是,零七年開始大陸新政策出台,包括勞動合同法、出口退稅調降等等,顯示大陸不再需要出口產業,台商首當其衝,尤其是小型台商受到的衝擊更大。

郭台銘的發言代表了台商的「哀怨」,但也說明了兩岸攜手前行不難,但難在兩岸如何一起繼續走下去,如吳敬璉所說的「好好合作」?

有了共同標準,兩岸不但不用付權利金,更易搶得商機。對一向起步較慢、商品化能力較弱的大陸科技產業而言,「標準」意味著增加商機與搶得時間優勢。而有了標準制定能力,才能爭取市場的「話語權」,並在掌握關鍵技術的階段,就開發產品。

而「共同標準」,也是成為世界領導者的關鍵。張忠謀就指出,現在大陸的市場夠大,足以在半導體的設計和製造上建立自己的產業標準,形成全新的系統架構,擺脫西方先進國家的宰制。「兩岸合作,中國十年內可以成為世界半導體業的領導者。」一向謹慎的張忠謀也相當自信。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劉遵義也對兩岸科技公司寄予厚望:「大陸市場夠大,投入自主研發及智財的回報率也會提高很多!」

從 市場的角度來看,被外國公司賺走錢事小,被箝制未來的發展事大,這也是為什麼中國大陸從九五年「十五計劃」以來,積極的想要發展自我創新技術。中國原國家 信產部副部長蔣耀平去年底在台北指出,「十一五計劃」希望透過軟體、關鍵元件、集成電路的關鍵技術的開發,帶動整個國家的技術升級,「我們希望在二零二零 年時能夠建立真正的產業標準!」

建立「標準」對兩岸企業有中長期好處,難道兩岸產業界有志之士過去不了解嗎?

江丙坤從零五年三月籌備「連胡會」開始,兩年內累計訪問大陸十七次,成果其實相當豐碩。主要是爭取到當時主管經貿的國家副總理、有「鐵娘子」之稱的吳儀支持。

因為推動共同平台,不只是信息產業部而己,還牽涉到國家標準局、廣電局、檢驗局等至少五、六個單位,吳儀自己擔任組長,副組長則由當時的商務部長薄熙來擔任,最後更把兩岸推動交流平台,納入連戰出訪前的「江陳十二點共識」之中。

不 過台灣方面由於還是綠色政府執政,台灣方面對於推動兩岸標準似乎興趣缺缺,這也是所謂的「鎖國政策」、「意識形態」的一環,對於台灣科技政策來說,為什麼 要幫大陸設定標準?過去五年,是兩岸交流最黑暗的時期,連基本的投資合作都很容易被打成「賣台」、「掏空」。同時,對中國大陸官員來說,未定稿的國家標 準,也可能被視為「國家機密」,一般企業代表,誰也不敢自作主張,將關鍵性的技術路線圖(Road Map)透露給台商知道。

不只是英特爾、包括微軟、諾基亞等全球科技大廠都在中國大陸設立研發中心,從市場標準建立的角度來看,歐美列強等於「已經打到門口」,而大陸也不可能限制外國公司來投資,大陸加速建立自有「標準」,已勢在必行。

中 國信息產業部目前已有三十多個標準工作小組,像目前兩岸的廠商必須加入這些小組,才能參與研商,並取得第一手的標準訂定訊息。而在台灣方面,零五年開始, 透過台灣電子業組成的「華聚基金會」,邀請前立法院副院長、現任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挑起重任,每一年舉辦「兩岸標準交流論壇」,兩岸業界針對IPTV、綠 色能源、半導體照明、平板顯示、移動存儲、數字音視頻編解碼(AVS)、TD-SCDMA等七個領域,讓兩岸企業互相溝通、試圖共同建立標準與產業發展共 識。

大陸推動標準的決心有多強?以數字電視頻道接收解碼的標準為例,儘管全球電視市場的頻道已標準化,而且因生產鏈長及複雜,不易更換,但是大陸為了推動自己的AVS標準,不惜從衛星電視切入。

台通訊產值三百億美元

而且未來全國的監控系統也將採用AVS標準,台灣IC設計公司包括聯發科、義隆電等也受惠,過去在電視台工作、目前擔任華聚基金會副執行長邱秀珍指出:「大陸全力衝剌共同標準,若是能有台灣全力合作,時程必定縮短。」

以 寬帶通訊產業為例,台灣通訊產值已邁向三百億美元之譜,其中終端設備包括WLAN、xDSL CPE、SOHO Router、Cable CPE、Ethernet LAN Switch等五項通訊產品產量排名全球第一,連歐美大廠都要靠台灣廠商推動標準,大陸要發展通訊產業要建立自我標準、系統,台灣實力絕不能忽略。

事實上要建立「共同標準」挑戰極大。首先,就是產品創新的能力。

前 台灣工研院院長史欽泰就指出,台灣過去二十年就加入許多「產業聯盟」,試圖和全球大廠一起建立「標準」、分享「智財」,問題是就算有錢也不一定能加入, 「最重要的是,對標準有沒有提出自我研發的成果,對標準作創新的貢獻,」史欽泰指出,有好的標準,才會有更多產品樂於採用,也唯有創新才能讓「標準」可長 可久。

史欽泰再以日本的手機市場為例,也是關起門來用自己的標準,不讓外國廠商進入,結果到了3G之後競爭力慢慢變弱,所以「不是市場夠大就一定贏!」

第 二項挑戰,則是「標準」的「行銷」。台灣電子電機同業工會理事長、也是現任華邦電子董事長焦佑鈞就指出,在「標準」互相競爭之下,誰有好的行銷手段、推銷 出自己的標準就有勝出的本錢,焦佑鈞以「藍光」Blu-ray DVD規格為例,日本東芝和新力(索尼)互別苗頭,但是新力有許多電影公司在背後支持,最後東芝雖然研發技術優異,卻仍不敵對手行銷策略。

最 大的挑戰,仍是標準發展的看法及時間表。曾試圖併購西門子手機事業群、一度擠入全球前六大手機公司的明碁電通董事長李焜耀則指出,事實上台灣廠商很早就注 意大陸3G手機標準發展,但是按照大陸官方的規劃,要等到零八年奧運揭幕前才開通,「這對我們全球競爭的廠商來說,時間太慢了!」李焜耀說。

儘管兩岸在3G的制定上一時看來不會有什麼成果,但是李焜耀也語重心長地說,未來的二十年,至少還會碰到五、六次科技標準的改變,「愈早開始合作,就愈早可以共同建立華人自己的標準!」

美 國的硅谷(矽谷)的多元文化及融和,讓科技產業蓬勃發展、快速建立了各種標準,硅谷的人才也帶動了整個美國科技實力的創新。在兩岸未來加速開放交流的情況 之下,劉遵義認為,台灣有機會成為「硅島」(矽島,Silicon Island),也提供大陸市場源源不斷的能量,甚至讓歐美大廠也使用兩岸設定的標準。

這一天越早到來,台海兩岸也越早開始「賺全世界的錢」!■

廣告

發表迴響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Entries留言 feed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